您的位置  生活资讯  新闻

从三个细节来看,国产奇幻电影欣赏中国风格的重点是什么?

国内奇幻电影依靠数字技术创造奇观视觉效果。图像画面展现了各种奇观、奇观、奇观与怪事、怪人与怪事,构建了一个充满视觉隐喻和象征意义的屏幕世界。

经典的传统文化符号和现存的西方形象符号不断丰富着幻想电影的视觉感知和形式表达,也为类型电影提供了超现实主义的写作范式。

中西奇幻景观致力于为观众提供惊险和非凡的感官体验。总的来说,充满东方奇幻色彩的影像风格仍然是国内奇幻电影创作和实践所追求的目标。

奇幻电影将传统文化基因移植到影像世界中,旨在缩短观众与奇幻时空之间的心理距离,使他们更容易认识和理解影像世界的各个方面。

对此,国产奇幻电影需要注重视听语言内部的一致性建设,以奇幻影像的合理联想取代支离破碎的拼贴手段,有效实现传统文化符号的当代转型和时代感的重建,赋予幻想意象既有民族特色又有时代感的内涵。

中国风格的重构是国产奇幻电影视听语言的创作策略。

中西融合的奇幻

以数字特效、虚拟图片和自由编辑为特征的视听语言是幻想电影艺术构建充满视觉隐喻和象征意义的屏幕世界的核心手段,也是幻想电影吸引观众的核心品质。

与其他类型的电影相比,奇幻电影是一种超现实主义的写作范式,用于建构自己的影像时空。通过创造“比现实更真实”的幻觉,他们寻求观众相信并认同幻想叙事世界及其真实性。

英国学者凯瑟琳·福克斯(KatherineFox)曾指出,幻想电影的本质特征是基于观众暂时脱离现实世界的“本体论裂缝”。

因此,当观众在《柏拉图洞穴》电影中“暂停”在现实世界中构建的知识和经验体系,接受幻想世界中的一切时,具有象征和隐喻本质特征的视听语言就显得尤为重要。它是“缝合”观众和电影文本的重要手段。

国内幻想电影在创作独特、新颖、奇特的图像能指时,往往通过以下两种方式来构建电影的叙事意义:将这种符号代入一定的符号系统;或者设计一个新的符号系统来包含和解释这个新符号。

具体而言,一方面,国产奇幻电影在创作中遵循古为今用的实用理念,以现代的表达方式解构了大量传统民族文化符号和元素;另一方面,电影所建构的奇迹和幻觉依赖于对西方影视符号的滥用或拼贴。

因此,二者的融合和并置,让观众在陌生的梦幻景观中感到熟悉,电影也实现了对各种新的陌生事物、场景、人物和事件的“陌生化”的图像编码。

总的来说,中国的奇幻电影运用丰富的视听语言和精湛的剪辑技巧来完成图像表达,具体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将中国传统文化符号和西方形象符号混合放置在画面造型中;其次,通过大量的主观镜头和动态镜头的结合,展现了电影的精彩部分,尤其是情节的高潮;第三,电影的视觉感受和形式表达是由浓墨重彩的光影色调构成的。这将在下文进一步讨论。

中西拼贴造型语言

就电影的造型语言而言,国产奇幻电影往往会将各种文化符号和符号随意混合、拼贴、缝合在一起。

这种杂乱无章的拼凑影像形式,构筑了一对富有中国本土色彩的奇观错觉,给观众一种震撼的感官体验。

一方面,国内奇幻电影在创作人物、情节、场景等各种核心概念时,大多遵循和依赖古为今用的创作策略。传统文化的结晶已成为影视创作的动力和源泉。

影片通过对图像的改写和表达,将中国传统文化中著名的符号和元素部分或全部移植到图像世界中,以寻求幻想时空的“第二世界”的真实性和可感知性。

这是因为当观众接受和理解幻想电影提供的视觉文本时,他们通常会根据自己过去的经验进行识别,包括生活经验、文化积累、知识储备等,将传统文化的基因植入视听语言中,有助于缩小观众与奇异幻想时空之间的心理距离。

以孙悟空、唐僧、猪八戒、沙和尚及其徒弟为代表的“西游文化”,以女鬼、狐妖、花符等超自然形象为代表的“聊斋文化”;

以桃铁、凤鸟、地江等神怪为代表的“山海经文化”,不断为奇幻电影提供了多种文化基因。

同时,它也赋予了国产奇幻电影强烈的东方审美意义。幻想电影结合了神话传说所创造的奇观和幻想,成为一种具有中国本土特色的电影类型。

此外,即使人物、情节或时空观来源于现代网络文学或流行游戏情节,如“盗墓”系列、“仙霞”系列、“九州”系列、“古剑”系列,其形象表达也可以追溯到传统文化基因的移植和表达。

换句话说,国产奇幻电影深深植根于东方美学的土壤中。独特的东方美学对中国奇幻电影视听语言的探索产生了普遍而深远的影响。

基于中国传统神话女娲补天传说《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其视听造型语言充满东方幻想。

其中,独特的空间形态尤为突出:以长方形木材为基础建造的六岳城复杂而精致,来自深渊的闪电和雷鸣汇聚着巨大的能量漩涡,奇异而诡异的石雕明珠海,美丽的桃源乐园犹如仙境,繁华而绚丽的神秘海城犹如梦幻。

从各种道具的形状来看,无论是以快腿王孔立石为代表的殷甲器具、凶猛毒蝎、祖传的殷甲鸟、殷甲将军,还是以矛、矛、剑为代表的法器,都呈现出强烈的东方奇幻色彩。

贯穿整部电影的核心理念是对传统墨家文化的挖掘和重建,故事背景是对传统神话的提炼和创造。这种移植了传统文化基因的影像书写,创造了一种极具民族性的视听语言,也赋予了电影强烈的东方魅力和深刻的内涵。

另一方面,国内幻想电影从场景构建到人物造型甚至道具设计,或多或少地借鉴、模仿或再现了西方幻想电影中的类型视听元素。

奇幻电影创作的基础是构建一个与现实物质世界截然不同、有其自身逻辑规律的架空世界。这一核心使得其视听语言的创作比其他类型的电影更依赖于以陌生化和奇观化的方式对图像进行编码和处理。

与国产奇幻电影相比,西方奇幻电影的视听语言更加简洁、成熟。与此同时,许多以好莱坞为代表的西方流行奇幻电影已经将奇幻影像的编织和呈现融入到电影制作机制中。

因此,考虑和平衡各种因素,借鉴甚至使用西方电影的语言规则,成为国内奇幻电影整合自身形象,满足观众基于奇观审美倾向的视觉文化消费欲望的创作手段之一。

国内奇幻电影创作的中西拼贴造型语言具体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将西方符号融入角色造型设计,如《变形金刚》系列中的机械元素和金属元素,以及怪兽类电影中怪兽可怕和非人的外表造型;

二是在故事场景的构建中融入西方元素,如冰雪系列中的雪景、欧洲宫殿中的建筑装饰等。

因此,国产奇幻电影的画面形式试图形成对奇观的完整再现,这使得观众盯着画面,被画面的各种奇怪的动作形式、构图形式、影响效果或色彩组合所震撼,而只被这些内容所震撼。

在奇观画面造型创作策略的推动下,国产奇幻电影构建了传统文化、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交融的多重语境,上演了一幕幕幕传统与现代、东西方影像交融的奇观幻象。

《画壁》在场景造型上,茶馆形似鸟巢,采用祥云图案和凤凰图腾,强化了富有东方风情的形象;雄伟雄伟的道场宫和笔直的罗马立柱为影片增添了欧洲异国情调。

在电影中《长城》设计的人物造型象征着人类贪婪的怪物。虽然这部电影的中国元素因其青铜色的外形和头部青铜顶鼎图案的设计而丰富,但其整体形象更类似于西方怪物类型电影中的经典人物造型。

再一次,在《奇门遁甲》在这部电影中,天魔红眼和白虎的角色设计精髓无非是对西方奇幻电影视听语言的直接挪用和简单拼凑,而奇门邓家的形象和图片以及其他源自传统江湖魔法的机制、阵列和幻觉也不尽人意。

显然,这种拼凑式的造型语言使原本充满东方审美魅力的幻想世界陷入荒诞与虚假的格局。

华丽动感的镜头语言

就电影的镜头语言而言,国内奇幻电影在呈现奇观、怪物、奇观或故事高潮时,大多采用三种方式:可以与人物视角相融合的主观镜头、灵活流畅的动作镜头、紧凑生动的镜头剪辑,将观众“缝合”进奇异的奇幻时空,并产生一种现实、互动和临场感的叙事形式。

此外,观众对这种身临其境的镜头语言建立的相机的认同可以进一步扩展到对叙事本身的认同。

首先,国产奇幻电影往往在主人公的引导下,通过一系列主观镜头来实现视点和意志的转移,从而在流畅的叙事段落中产生观众对人物的认知。

停留《美人鱼》在《围攻杀死美人鱼》中,章鱼用弹射器将美人鱼从船上射出。

在这里,物镜负责解释两个相互矛盾的主体的位置和行为,美人鱼处于弱势,人类处于强势。主观镜头模拟主人公姗姗的视角:

首先,相机向前移动到孔的边缘,这个过程的速度与角色逃逸的速度基本相同;第二,摄像头的内容是迎面而来的绿色渔网;第三,镜头画面是长矛、镰刀、锄头等武器抛向眼睛,三个主观镜头用来触发观众的紧张感和在场感。

停留《鲛珠传》在星流花粉释放的区域,带翅膀的黑色羽毛奇怪地控制着飞行方向。当它最终与泥土和空气碰撞到树上时,这是一个快速推动树叶的主观镜头。

《捉妖记》在宋天音、白百合与恶棍天师在神仙塔打斗的场景中,被道教符号困住的宋天音被凶猛的火球锁定,不得不四处逃窜。

这一场景的呈现仍然是主观的,促使观众在屏幕上有一种火球攻击的惊险体验。

其次,国产奇幻电影使灵活自然的动作镜头成为增强观众在场感和参与感的有效手段。

在电影中,一镜到底的远射和画面摇摆、碰撞的单拍成为辅助电影幻想叙事的主要手段:前者主要通过提高时间的连续性和空间的深度,让观众产生替代感,后者的动作模式强调人与事的危机气氛和故事发展的紧张状态。

《寻龙诀》巧妙地运用了大量的运动镜头和景深镜头,展现了一场在变幻莫测的地下世界中的冒险。电影开始时,40多个动人的场景展现了金人三人组合作开放博物馆的精彩场面。

其中,两次随动远射是最好的。第一个运动镜头正式模拟了玩家对角色扮演视频游戏的视角,增强了图像时间和空间的交叉和连续感:

镜头旋转,从金三人组的角度看,落到了三个人中间。这是第一次在屏幕上显示三位主角清晰的面孔。

然后,在角色的作用下,观点被转移到了沉入深渊的岩石上。星星和火焰从黑暗中飞出。人们举起铁棍来解决危机。

第二个动作镜头的重点是为故事本身服务。自由移动的轨迹解释了三个角色在合作开场过程中的位置和动作,显示了导演在创造戏剧场景和场景安排时的冷静控制和轻松:

镜头移到胡八一身上,胡八一在陵墓东南角点燃蜡烛,然后转向躺在陵墓中心悬挂的棺材盖上的杨雪莉打开,最后移到王凯旋身上。

他站在陵墓的一侧,用一盏灯摸索着打开墙上的致命装置。

其他部分由不稳定的移动镜头和镜头之间的快速切换组成,从而加强了整个金矿勘探过程的紧张、悬念和兴奋。

此外,在其他叙事段落中,电影还使用了大量自由或颠簸的动作场景。人物及其周围环境的全景、使用特定道具的人物特写镜头以及激活机制的特写镜头等移动场景的交错呈现与电影本身的冒险主题密切相关。

最后,国产奇幻电影的镜头剪辑呈现出紧凑、生动、丰富多样的特点。通过推、拉、摇、移、下、上拍摄等多种方式的结合,在深刻内涵和形式美的双重层面上实现了影像艺术的表意潜能。

《钟馗伏魔》在钟馗的高潮中,钟馗被雪妖的眼泪和拥抱所感染,镜头首先从岸上两个人的视角移动到雪妖倒地的面部特写镜头;

之后,该片从鸟瞰图上拍摄了角色的运动轨迹,显示钟奎在“冻结”的海面上奔跑;然后,电影进行了一个长约一分钟半的旋转拍摄,展现了钟馗的故事,钟馗是一个受眼泪和爱情影响的雪鬼。

在这一部分中,相机从人物奔跑的全景图开始,到两个人眼睛的大特写,然后从特写到两个人手拉手飞行的遥远场景;然后,屏幕重叠并切换,摄像头慢慢向前推向躺在冰上筋疲力尽的两个人;

之后,影片根据对话内容在两人的脸上来回切换,展现了人物之间的团结和深情;然后,屏幕重叠并再次切换。

画面内容是钟奎独自醒来后的困惑。在这里,它以面部特写的形式出现在大屏幕上;

最后,相机从黑暗的天空转到冰冻的地面。空中投篮的视角固定在钟奎手中的剑上,他的态度从空白变为坚定。

从故事情节的内容层面来看,这段时间是化解危机、改变人物形象的关键环节;从视听语言的形式层面来看,该段运用流畅、通畅、丰富而熟练的表现技巧,形成了奇观想象的空间张力和情感回味的时间延迟。

换言之,视线、主观镜头、心理暗示等叙事方法引导观众的眼睛与剧中人物的眼睛合二为一,双方的思想和感情将合二为一,沉浸式的电影观看体验将自发产生。主观镜头在幻想叙事的视觉表达中起着重要作用。

浓墨对比的色彩语言

在图像颜色方面,国产奇幻电影通常使用极端的色差和色调来渲染奇怪的幻觉。不仅有明亮多彩、多姿多彩、强烈温暖的色调,还有黑暗丰富、冷淡朦胧、强烈厚重的深色色调,共同增强了图像造型的感染力和表现力,从而营造出柔和细腻、传奇史诗或荒诞神秘的情境氛围。

换句话说,国产奇幻电影很少有优雅、柔和、清新、简单、朴素和自然的色彩。取而代之的是,他们选择饱满、厚实、明亮和强烈的颜色,并带有清晰的明暗,以改善图片的纹理。这种浓墨重彩的色彩特征是由这类电影独特的叙事内容所决定的。

色彩是一个重要的能指,直接影响着观众的视觉感知。它是一种空间语言。

它的传播形式不是线性的,而是共时的空间。构成意义的各种颜色元素往往在一个空间中同时呈现,具有空间场和同步性。

以古代皇都、梦幻仙境、异域九州、幽冥鬼炼狱、千禧地宫为题材的国产奇幻电影,其主要的影像色彩风格可分为三类:明亮的色彩;深沉的音调;灰色阴影。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空间完全脱离了基于物质现实世界再现的观众认知的传统形式。

因此,就受众而言,所有的实践经验,包括个体的心理现实、文化语境和社会背景、个体的认知能力和解读能力,都成为认知意象的真正支撑,意象的色彩语言则指向了色彩作为能指的作用。

国产奇幻电影中浓墨对比的色彩语言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它反映了明亮的色彩,充满活力、和谐、快乐的气氛,常常被用来衬托梦幻般的奇幻场景。例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海的龙宫,冰天雪地,蔚蓝冰天雪地,阳光明媚。海水是蓝色的,珊瑚是玫瑰红色的,沙子是雪白的;

《古剑奇谭之流月昭明》中国的桃源仙居,苍山苍翠,花木洋红,营造出浪漫美丽的氛围。

其次,表达和平与繁荣、宏伟、庄重和坚韧感的深沉色彩,大多用来突出场景的宏伟和壮丽。例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空中的天宫景色,宏伟的建筑和白云,反映了田野的圣洁;《画壁》在中央,土黄色的罗马圆柱和深绿色的山脉突出了场景的宏伟壮丽。

第三,灰色的色调渲染出诡异、神秘、诡异的气氛,主要用来突出黑暗、变幻莫测的特殊环境。

黑暗场景在古墓丽影和寻宝系列电影中更为常见。黑暗的洞穴、绿色的石像和紫色的器官都为他们创造了一个深邃而危险的地下世界;

其他奇幻电影更多地使用象征邪恶思想、贪婪和欲望的荒原场景设计,例如在恶魔世界、恶魔世界和幽灵世界中构建场景空间,如《钟馗伏魔》在恶魔世界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从仇恨的深渊,《画壁》世界第七天堂。

一般来说,这三种色调的特点是细节、饱和度和强度。同时,色彩必须与戏剧结构的兴衰、情节发展的起伏、电影中人物的高亢和高亢情绪、抑郁密切相关,从而形成色彩结构和节奏,从而发挥电影生命本体的多彩运动。

从叙事角度来看,首先,国产奇幻电影往往以具有东方意义的主题为轴心。因此,随着传统文化基因的移植和融合,象征皇权财富的金色、象征喜庆吉祥的红色、象征圣洁纯洁的白色成为色彩语言的首选颜色。

其次,国内奇幻电影大多基于二元对立原则构建人物结构模型。因此,色彩层面上的明暗对比、冷暖对比和黑白对比成为这种关系的直接写照。

最后,国产奇幻电影的情节发展是在过渡方式和叙事过渡方面的。因此,在对关键位置叙事段落的图像进行编码时,往往会注意到图像颜色特征与具体故事情境之间的互文性,从而实现图像意义的扩散。

《妖猫传》它以明亮艳丽的暖色,辅以深沉的冷色,勾勒出一幅美丽的唐代画卷。

其中,现实世界大多是灰色、黑色、青色和棕色的,代表着残酷的事实,衬托出悲美爱情故事背后人物的无奈和悲伤;它象征着美好过去的记忆时间和空间,以红、绿、金为主,在奢华的极乐盛宴中衬托出繁荣昌盛。

因此,明暗对比不仅在叙事内容上迎合了唐代的历史轨迹,而且在视听语言上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艺术张力。

《长城》还使用了明暗色调的对比。

其中,五军身穿五种不同颜色的盔甲:熊军身穿深黑色盔甲,鹤军身穿蓝色盔甲,虎军身穿流淌的黄色盔甲,鹰军身穿红色盔甲,鹿军身穿紫色盔甲;虽然这些盔甲的颜色各不相同,但它们都属于冷色,勾勒出坚硬、大胆和机动性的轮廓。

同时,生活在汴梁市的皇帝和朝臣,依靠官兵的保护,他们的服装大多由鲜艳的软丝绸制成。显然,导演使用了不同的颜色来暗示人物不同的性格特征、动作能力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242318036
  • 标签:,霹雳赛车国语版,tina+泰国,田雨橙广告
  • 编辑:韩佳人
  • 相关文章